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曾响铃

来源|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最近,联想陷入了“5G投票门”旋涡中,两年前的事情被别有用心者挖出大肆渲染并持续发酵,罕见发声的柳传志也再度公开露面发出内部信誓死捍卫荣誉,引发马云、周鸿祎、史玉柱、刘强东、潘石屹、李彦宏等等100多位企业大佬站台力挺。

一身正气的“中国脊梁骨”联想,风风雨雨三十年,为中国打下了互联网根基,到头来却要被“所谓的爱国者”喷得遍体鳞伤。这让人错愕和震惊。我们的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投票门旋涡

事件起因是两年前的3GPP会议上关于5G信道编码方案表态上,谣言片面以“联想在#86bis会议支持高通的LDPC方案,从而导致华为以微弱劣势败北”挑起事端,煽动舆论攻击联想。然而事实却并非是造谣者想的那般。就在华为两次声明,任正非明确表态称联想表决没问题并对联想支持华为表示感谢后,谣言仍无休无止,上升到除了对联想进行攻击,还对柳传志本人进行人身攻击。

“5G投票门”中联想实属无辜,这还得从当年3GPP的一些规则着手分析。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3GPP会议是纯技术讨论,其工作方式是以达到共识为目的。并不是舆论所想象的“投票判定,赞成多即通过”的方式,而是通过共识机制及谈判来消除反对声音,继而实现共识决策。也就是说但凡有一个企业不同意,决策就无法达成。当时,支持LDPC长码方案的并非联想一家,国内就连华为终端、中兴、小米、oppo、vivo等企业也都赞成。因此, “罪在联想”反倒是有点欲加之罪。

第二、LDPC技术的发起人也并非高通,而是三星。高通被搬出来,应当是中美贸易战之下的结果。并且,LDPC和Polar技术并不属于高通或者华为,两家公司只是分别在对应的领域积累了更多的专利,研究这两者的技术专家也是遍布全球,但是彼此都有渗透,华为自身也有诸多的LDPC技术专利。

第三、联想在#87会议上支持数据信道的Polar短码方案,在控制信道支持Polar短码方案。在这次会议上,可以看出联想是本着以牺牲小我,顾全中国企业利益的初心,在关键时刻投了华为多票。因为,在联想的技术层面,LDPC技术基础积累的更多,而Polar技术反而相对更为薄弱,华为在Polar码更占优势。显然,联想的这一举动,舍弃公司利益难能可贵,带着强烈的拳拳赤子之心,这也是华为发文感谢联想支持的原因所在。

本怀着爱国之心做了好事的联想,却沾了一身臭泥,并且这种攻击还上升到国家政治层面,这让一生为国之誉而战的柳老情何以堪。公道在哪里?良知在哪里?

联想的激荡三十年

吴****在《激荡三十年》中,有一段话这样描述联想:联想被认为是中国崛起中的一个榜样,作者写道:“学完美国学日本,到头来能不能解决中国企业的问题?中国需要研究自己,中国需要集体英雄主义。”在《联想为什么》的封底,编辑者更是用黑体字醒目地提示说:“在这本书面前,我们只需深思一个问题:我们该怎样爱自己的祖国?”

这个问题同样抛给对联想口诛笔伐的人们,我们该怎样爱自己的祖国?我们该怎样在全球化的浪潮中,保护我们那些为国而战的民族企业品牌?

联想给中国带来的荣誉是来之不易的。联想的历史,是中国民族计算机产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中国到世界的一个缩影。

1、一无所有的“闯劲”


联想于1984年诞生在中科院计算所一个分成里外间的20平米小平房里,当时是计算所的传达室。条件虽然艰苦了点,但是柳传志还是兴奋地带着11人的团队用计算所拨给的20万开始创业。但是当时的联想并没有太多的实际业务,创业维艰,想靠卖彩电维生的柳传志却被骗走14万元。好在第二年靠着IBM的销售代理维持了公司的生计。

到上世纪90年代,政府为了提高国民经济的信息化程度,降低了进口门槛,将进口电脑关税从200%减到20%,苹果、IBM、惠普、康柏和戴尔等外资品牌大举进入,国内电脑企业溃不成军,长城0520就是在那时候烟消云散。而柳传志率领联想高管到电子工业部,表示要高举民族工业大旗,把国产电脑做好。

这一场仗初出牛犊的联想应对的是IBM、Compaq这样的庞然大物。满腔热血的柳传志带着团队埋着头拼,现在的杨元庆等核心团队成员那时才20几岁。“我记得在1995年、1996年的时候,在外国人用486的时候,他卖给中国人的是386,当有联想跟他们顶起来以后,他们才把最先进的产品拿到中国和我们竞争。”这是柳传志的一次演讲内容。

此后,联想不仅击退IBM、戴尔等外资企业,将中外品牌市场份额的格局由三七开变为七三开,而且联想的硬扛将当时昂贵的PC拉至万元以下,给中国PC的普及做了重大贡献。

要知道移动互联网的前身是互联网,而互联网的基础是PC的广泛应用。在拼搏中,也成就了联想成为国内的标杆型企业,这桩荣誉是联想苦苦挣来的,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年的国际贸易局面,还记得当年的辛酸?

2、收购IBM PC事业部,践行中国PC的全球梦

“做得好,一步登天;做不好,打入地狱”,2004年12月8日凌晨,整夜未眠的柳传志说出这样一句话。联想的开挂之路正在于2004年顶住压力收购了IBM PC事业部。当时鉴于自身利益以及激烈的国内竞争情况,而股东们也意识到中美文化的差异在企业管理方面也会带来诸多问题,因此,当时提出收购IBM PC事业部的想法几乎无一股东支持,以柳传志为代表的联想扛住了资金压力和舆论压力,最终以17.5亿美元收购IBM的PC业务。以当时的经济状况和国际局面,中国企业成功收购美国的巨头,这份荣誉在当时的企业环境里绝无仅有,整个IT业为之震惊。

而自从这次收购,中国PC民族事业开始扬眉吐气。联想也开始了中国PC的全球化布局,向中国以外的国家推出了联想品牌个人电脑,发展中先后收购日本NEC、德国Medion公司、巴西CCE公司,击败惠普,全球PC市场销量一度占据世界第一。

3、下一个历史使命

“不能因为业务暂时不景气,就可以任意被人诽谤,就可以在被别人肆意泼脏水的时候忍气吞声,甚至还觉得理所应当。就像如果自己的孩子因为最近成绩下滑,就被人指着鼻子骂人格、道德有问题,你能接受吗?肯定是绝对不允许。”热血的联想人公开回击谣言。

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与BAT拉开了距离,联想走下坡路了。很多人这样认为。但事实上,联想的发展状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除了移动业务有所下滑外,联想因其长期坚持的“诚信”、“高品质”以及“国际化”战略,PC战线仍然占据市场主导地位。

况且联想移动业务也没有人们说得那么差!根据Counterpoint的报告,2017年,联想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为4970万台,市场份额占3.2% (该机构报告中,去年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为15.5亿部),排在世界第八位,前七位分别是三星、苹果、华为、OPPO、vivo、小米、LG。

而且在今年,联想移动业务摩托罗拉+Lenovo双品牌策略已经确立,今年发布的联想Lenovo新机S5备受中国消费者欢迎,6月份还将要发新机。

同时,在集聚核心竞争力,扭转局势方面,联想也在低调做准备,成立智能设备集团,充分利用从单一业务向多元业务转型过程中一直在建设的共享平台,加速技术融合(特别是计算技术和通信技术),让各类设备变得更加智能和无缝协同。

而在国内,配合智能布局,联想中国区也开始在智能物联、智慧行业、智慧服务、智慧渠道四大赛道起跑,由新阳光、百应、天禧传奇、惠商、联想图像、联想长风等多支队伍组成的联想蓝军也正在扬帆起航。

联想内部的价值导向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联想的KPI包括两部分:一是业绩指标,另一个是文化导向。据了解,考核客户满意度的文化导向指标由2017年的10%上升到2018年的20%,不再单纯追求数据,而是转变为以客户为中心,做出更好的产品。内在价值体系的变革,对于联想未来的发展是有深远影响。

5G时代,中国的“脊梁骨”折了哪根都不行

通过中国企业的团结努力,中国通信在经历了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并行之后,终于在5G时代开始领跑。中国企业掌握着诸多5G通信的核心专利技术,在影响面最广的智能领域、无人驾驶、区块链领域甚至还略胜美国一筹。因此,美国迫切发动制裁也是在情理之中。

中兴、华为、联想等这些中国的“脊梁骨”,作为中国全球化品牌样本,在5G时代的来临,折了哪根都不行。所以,我们要保护好包括联想、华为、中兴等在内的民族品牌。

第一、开放合作价值远大于没有必要的“内部清算”。国内企业之间、中外企业之间以及国与国之间远不是单纯孤立地状态,全球化的竞争态势使得各利益必然存在着相互交叉、相互融合又相互区别。就像3GPP会议上对于5G标准的制定,并非某一个国家、某一个利益集团就能左右,而是需要共识。因此,柳传志、任正非呼吁的“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挑拨”尤其值得去践行。

第二、国内的产业链上下游以及行业之间,需要加强技术沟通与交流。每个企业都不可能在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做到面面俱到,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更是如此。像中兴占据通讯领域优势,却有着“缺芯”之痛,恰好说明的是上下游产业链之间亲密合作的重要性。而像联想的优势,除却全球化的海量客户基础背景,在PC的超算领域也是别的企业难以匹敌,譬如2017年11月份,第50期TOP500中,中国HPC(超算)系统上榜数量达到202套,实现了对美国(143套)的大幅超越,联想又为国家赢得超算一哥的荣誉。

第三、国家利益与企业利益平衡兼顾的问题。这首先还是得明确商业问题不能上纲上线的态度,对外开放更需要开放包容,而非作茧自缚。国家经济成长是在本国企业与国外企业殊死博弈中得来的,这种博弈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有时候需要妥协、有时候需要强硬,不能一概而论。

对于企业来说,以国家利益为基础,最大化谋求企业利益,并坚持开放平等,才可能成为全球化品牌。就像联想所说的,联想首先是中国的,然后才是世界的。于华为、中兴,乃至每一个谋求全球化发展的企业,也是一般的道理。想明白了这个问题,“5G投票门事件”的谣言就自然瓦解了。

(完)

曾响铃(微信ID:xiangling0815)

钛媒体、品途商业评论等2016年度十大作者。

虎啸奖评委。

AI新媒体“智能相对论”创始人。
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趋势革命  重新定义未来四大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近80家网络媒体专栏作者。
“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上一篇: 响铃:金蝶再举办云会计节,时代不会抛弃会计更不会说再见
下一篇:响铃:抖音微视撕逼,但音乐短视频只有“神曲”逻辑吗?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